亲:要不要点一下右上角的···
然后再选择“用{浏览器}打开”
这样下次就不会找不到我们了。 不再显示这个提示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7章 今天我就要在这里吃

重新压倒在她柔弱无骨的身体上,齐洛格闭上了眼,身体僵硬,丝毫不反抗,只是默默地忍受着。

齐洛格始终闭着眼,眉头也不皱一下。她知道他在罚她,莫名其妙地罚她,其实该被罚的,是他才对。

上天是不公的,让这种衣冠禽shòu得逞。

她权当自己是在被强暴,让自己像个没有生命的雕塑,反报复他。

“还敢挑衅我吗?”她被压在地板上,他在她耳边冷声问道。

“有什么折磨人的办法你尽管用,我要是皱一下眉,就不姓齐!”仇恨地看着他,她虚弱地回应。

“是你说的,别后悔!”

致命的摧残以后,他全身痉挛,她酸痛的躺在地板上一动也动不了。

他没再问她是否屈服,因为她的表情是傲慢而讽刺的。

“就这样结束了?真让我失望,还以为可以持续很久呢。”即使痛苦是那样漫长,每忍受一分钟都是巨大的煎熬,她现在还是要讽刺他。

“你......原来我的小宝贝儿还没享受够,没关系,我休息一会儿再来满足你的。”

差点被她给激怒了,真是个狡猾的女人。

“有能耐现在就来啊!”

“以为我来不了?太低估你男人了!”

重新拉过她的小腿,齐洛格有些意外,真怕了,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半天,却并没有再被侵犯,他只是着看她。

“怕了?看你还敢不敢嘴硬逞强。”

她的小脸上写满了恐慌,眉头皱的那样紧,乔宇石的心又像被什么东西拧了一下。

冷冷地说完,放开了对她的钳制,去洗澡了。

齐洛格艰难地坐起来,重新穿戴好躺回床上。

她很累,身体累,心很倦,不知道这样的斗争什么时候能结束。

乔宇石洗了澡回来时,她正抱着膝蜷缩在那儿,看起来像个可怜的流浪狗一样孤单无助。

一切都只是她在表演,乔宇石,她在博取你的同情。

农夫与狼的故事从小就倒背如流,你不可以做愚蠢的农夫。

“李嫂说你要给她放假,我让她回去了。假是你放的,所以你要负责给我做饭,起来,别装死了。”

他坐在床沿上,没话找话。他是吃完了,刚运动时听到她肚子咕噜叫,估计她还没吃呢。

齐洛格没理他,依然闭着眼假寐。做饭?以前她想要和他好好相处的时候,曾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做吃的。

他不太称赞人,对她做的东西每次都用全部吃光表示肯定。

看他那样喜欢吃,她像个小妻子一般心满意足。

那些,都久远了,这一辈子,她再不会给他做饭。

“我在和你说话,别这么不礼貌,回答我!”伸出一根手指撮了撮她。

“我累了,你要是没吃,大门敞开着,随便去哪里吃。”她闷闷地说。

“今天我就要在这里吃!”伸手把她给转过来,他没有习惯跟后背说话。

“请便!”

“你让我吃空气?”

“随便你,我没有力气做饭。”

“那就晚上给我做,中午我叫江东海送来。”她看起来的确是没什么力了,他退而求其次。

好像已经有很久没吃过她做的饭了,他还真有些想念。

“晚上我也不会给你做,乔宇石,我永远都不会给你做饭。”

下一章
上一章| 加入书架 | 目录 | 首页
正在加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