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要不要点一下右上角的···
然后再选择“用{浏览器}打开”
这样下次就不会找不到我们了。 不再显示这个提示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2章 像个疯子

混蛋女人,她明明就已经空虚极了,还这么倔,要他拿她怎么办?

“你要到了宝贝儿,乖,过来。”他不想弄痛她,轻柔地哄完,又扑过来。

“你是雪儿的丈夫,别对我这样,别让我那样,算我求你。”她终究抵不过他的力气,就在他又一次要得逞之前,她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凄楚的眼神又一次撼动了他,令他自己也觉得意外的是,他被药力催着,最难耐的时候,竟然放开了她。

不再看她诱人的娇躯,否则他真会不管她的感受再次进入她。

直到听到关门声,齐洛格才真真正正放松下来。

他走了,他竟然真的放过了她。她感觉得到他是怎样的热情,放弃对他的身体来说,肯定是痛苦的。

他恨她的,为什么又要对她心软?她不要他心软,他的心软,会让她坚持的恨他的心动摇。

她静静躺在床上,想着今夜发生的事。乔宇石好像有些不对,身体滚烫滚烫的,在车上的过程他就像个疯子,力气大的惊人。

难道他是喝多了吗?

又不像,他身上一点酒味也没有。何况,这两年来除了他的喜宴,她从没见过他喝酒,他应该是很有自制力的男人。

思绪从他今晚的异常又转到他对她莫名其妙的恨意上来,父亲的表现说明她和他没有过纠结,江东海却又说她是明知故问。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山坡上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他,或许看清了那男人的脸就知道了一切。

齐洛格闭上眼,再次努力回忆,又一次的头痛汹涌而来。今天因为她回娘家,给李嫂放了假,此时一人住在公寓里,她不敢再想了,怕又像上次昏厥出事。

洗了个澡,她强迫自己入睡。

也许是倦极了,齐洛格睡的很沉,连天亮了,李嫂来了也浑然不知。

她是被手机的歌声吵醒的,一听铃声便知是雪儿的电话。

“洛洛,在哪儿,我叫阿欣去接你。”

“我在公寓......”齐洛格迷迷糊糊地应道。

“哪个公寓?你在睡觉,不在家?”程飞雪有些奇怪,齐洛格是个很保守的女孩子,又没男朋友,没理由在别的地方过夜啊。

听到程飞雪的问话,齐洛格激灵一下完全清醒了。

该死,太困了,竟然迷糊着告诉她自己在公寓。

齐洛格忽地坐起来,脑袋转了几转,撒谎道:“是啊,我以前一个女同事昨晚过生日,一起喝了酒,晚了就在她的小公寓睡了。”

“这样啊,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跑去搞一夜 情了呢。公寓在哪儿,我让阿欣接你去。”她就说,齐洛格是个好女孩,不会那样的。

“不用不用,你说我们到哪儿见面吧,我去找你。”

“反正阿欣也是闲着,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不是客气,阿欣只想和他的雪小姐在一起,我可不想让他恨我。快说吧,到哪儿找你,我洗漱一下就到。”

程飞雪眼睛看了看旁边的阿欣,无声地笑了笑,随即说:“茗典吧。”

本想和齐洛格一起去她们最常见面的小学旁边的小吃店,只是那里有点吵,今天她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和她谈,必须选个异常安静的地方。

见面的时候是上午十点,茗典开门不久,她们是第一批客人。

“洛洛,这是给你的礼物。你也没给我信息,我就自作主张地买了这个。”一落座,待服务员泡好茶出去,程飞雪就献宝似的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推到齐洛格面前。

下一章
上一章| 加入书架 | 目录 | 首页
正在加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