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要不要点一下右上角的···
然后再选择“用{浏览器}打开”
这样下次就不会找不到我们了。 不再显示这个提示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9章 不止这么简单

看他的意思,不止是要亲亲她那么简单,要是把她按倒在地......她不敢往下想了。

男人的力气出奇的大,就在她想到最坏情况的时候,他果然一使力把她扑倒在地上。

齐洛格被他这一摔一压,后背被地上的小石子咯的生疼,可她此时哪儿管的了疼不疼,挣扎才是最重要的事。

对着他又踢又踹,却撼动不了他分毫,她的力气已经快用尽了,身上男人却越战越勇。

他要亲她左侧的脸,被她扭头躲开,又去亲右面,又被她甩开。

不耐的男人伸出一只手就要扇她一巴掌,手悬在空中,却半天没落下来。

齐洛格已经吓的闭了眼,但是小身子还拼命地扭着,想把他掀下去。

忽然,她身上一松,那男人的重量没了。紧接着,她听到一声哀嚎,睁眼看去就见那男人被人甩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你怎么样?”她听到一声急切的问话,声音那样熟悉,不是乔宇石,又是谁呢?

他来了,他来救她了!

这一刻,她忘记了对他所有的恨,也忘记了他是谁的丈夫,只知道他是救她的人,是世上最可爱的人。

他已经蹲下来了,她挣扎着坐起,几乎没有经过思想斗争就哽咽着扑进了他的怀抱。

“我好怕,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她颤抖着声音喃喃地说道,双臂紧紧地攀住他的脖子,小小的身子抖的如风中的树叶。

如果她真的被那人侮辱了,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

乔宇石救了她,简直成了她的救命恩人。

抱着救命恩人的脖子,她像溺水的人抓到了一块浮木,丝毫都不放松。

乔宇石收紧了双臂,也回搂住她纤弱的身子。

“宝贝儿,别怕,我来了。我来了,都是我不好,让你受惊了。”一声又一声轻柔的安慰着,他还腾出一只大手轻抚她的后背,好让她的情绪能平稳下来。

“我怕,我好怕!我真的害怕了,吓死我了......呜呜呜......”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在他面前没出息地哭了。

她从没在他面前这样过,以往的哭泣都是默默的流泪。今天这样的嚎哭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孩子一样,让他的心里溢满了心疼不舍。

他怎么就忘记了,她还只有二十二岁,在三十岁的他面前可不就是个孩子吗?

总是欺负她,总是在仇恨她,总是在怀疑她。这会儿忽然发现,她真的只是个小女孩,很脆弱,需要人保护,需要人疼惜。

“宝贝儿,我在呢,乖。”他柔声轻哄着,继续抚摸着她的背。

好像连她的后背摸起来都比以前瘦了,他把她欺负的只剩一把骨头了吗?

齐洛格从未发现他的胸膛有如此宽阔,不是以往不宽,是她没想过依靠。

这会儿,他的厚重他的力量给了她无限的慰藉。小脑袋靠在他的怀里,哭的那叫一个凄凉。也许不仅仅是因为恐惧吧,还有数不清的委屈。

两年了,他何时这么关心过她?

现在,他是真的关心了,真的心疼了,她能感觉得到。

即使雪儿会怪,她现在也没有勇气脱离开这个怀抱。她是真的吓坏了,也是真的压抑太久了。

只要一会儿,就一会儿,让她躲在他厚实的怀抱里缓一缓。

那男人摔倒以后已经挣扎着爬起来,不敢再靠近,往相反的方向跑了。乔宇石对着不远处正赶过来的江东海努了努嘴,他心领神会地马上朝那流浪汉追去。

他一直哄着,她一直凄楚地哭着,尽情发泄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哭声才渐渐小了下来。

温柔地捧起她的小脸,他看着一脸鼻涕眼泪的楚楚可怜的她柔声问:“吓坏了吗?小东西?”

他的语调他的话让齐洛格的心猛的一颤,旋即回避开他关切的目光,轻声说:“谢谢,我没事了。”

是的,她清醒了。害怕过后,她还是不得不面对他是她好友丈夫的现实。

她要和他保持距离,像这样主动的投怀送抱,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走,我抱你回去,待会儿我会让幕晴来给你检查一下。”她在逃避,他知道。

现在,他满心都是对她的柔情,即使她态度疏离,他也不以为意,一使力抱起了她。

“我自己能走,你放开我吧!”

“不放!再敢啰嗦,我就在这儿把你给办了。”他警告道,成功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再不敢反驳,只能任他抱着往前走。

一路把她抱回家,她真是没多少肉,抱她走了那么远还上楼,他竟脸不红气不喘的。

“以后多吃点,你太瘦了。”他状似无意地说。

“放我下来吧,乔先生。”有意和他疏远,齐洛格语气很冷淡。

“在我怀里叫乔先生,不觉得别扭?”

在他怀里......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许是刚被吓傻了,此时他说什么,她都会心跳加快。

避开他似笑非笑的暧昧眼神,她清了清嗓子,冷道:“不觉得。”

他却不再说什么,还抱着她,到了自己公寓门口,敲门。

李嫂一听到敲门声快步跑来,打开门见乔宇石抱着齐洛格,关切的话脱口而出:“哎呦,齐小姐,这是怎么了?是受伤了吗?”

她只是受了惊吓,哪儿受了伤,他偏要抱着。李嫂这一问,齐洛格的脸立即像煮熟了的虾子似的红透了。

不悦地瞪他,心说:我说不抱,你非抱,不是让我难堪吗?

他淡定的很,淡淡道:“她受伤了,去给她买一条乌鱼来炖汤。”

“哎!好嘞,现在就去。”李嫂刚正做饭呢,这会儿忙擦干了手脱了围裙。

“不需要,我没受伤!”她冲李嫂叫道,她是领乔宇石的工资的,自然听他的命令,只对齐洛格笑了笑,领命出去了。

乔宇石抱着齐洛格大踏步走进卧室,把她轻放在床上。

一获得自由,她就要坐起来,却被他温柔而坚定地按回去。

“别动,我看看。”

说着,从她的头检查到她的脚,正面是看不出什么异样,又把她翻转过来趴在床上,检查她后背。

后背被石子咯的,有几处伤痕,在她洁白如玉的肌肤上特别的显眼。

“疼吗?”他温柔地问,那问话中有说不尽的关心。

齐洛格的心忍不住一阵悸动,为什么他要这么关心她,他不要她的关心。

眼底控制不住地蓄积满泪水,轻轻摇了摇头,她不想开口说话,怕被他听出她的感动。

他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拨了号,她听到他对对方吩咐道:“幕晴,来我公寓一趟......对,现在,带上外伤药。”

“不需要!”她回过头,拒绝道,他却已经收了线。

哎,两次说不需要,都没有任何作用,她无力地想,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他的话才算话。

“乔先生,你真不需要这么关心我。我不是你什么人,我只是一个暖床的工具,而且我真的没有受什么伤......”

这女人,她怎么就这么罗嗦,她就不能不这么聒噪,乖乖接受他善意的安排吗?

他对她做的事,她永远都要这么不领情?真够可恶的!

“我觉得,你还是刚刚吓着的时候可爱些。”他被她唠叨笑了,戏谑地对她说了这么一句,却也是他的真心话。

想着她那样苍白着小脸,扑到他身上,仿佛他是她的全世界,仿佛他是她的天,她的依靠。那种感觉,真让他回味无穷啊。

他看起来好陶醉啊,莫名其妙。没心思研究他在想什么,她只在想着,要去洗个澡。

像读懂了她的心,他一见她打量自己的身体,立时明白她要干什么了。

他知道,每次她不愿意和他亲热,过后都要洗个澡,好像要把他的痕迹清除似的。对他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个浑身发臭的流浪汉?

弯身靠近她,齐洛格以为他要亲她。她不想他亲,此时,她感觉自己浑身都是脏的。

“别亲,我好脏。”话没经思考就出了口,说完她就后悔了。

他还真想亲亲,不过还是把她洗白了,洗香了再亲更好。

“去洗澡。”他笑着说,重新抱起她,她伤不重,洗澡估计没问题吧。

洗澡就洗澡,干嘛又要抱她,她又没伤到脚。吓着的是她,不是他,他怎么这么反常啊?

“乔先生,放我下来。”他像没听到,抱着她几步出了卧室到了卫生间门口。

“乔宇石,你放我下来!为什么总抱着我,你能不能正常点!”和他说的所有抗拒的话都无效,她终于忍不住对他发火了。

他忽然发现,她连发脾气都特别可爱。杏眼圆瞪,小嘴儿气的撅的老高,又娇憨又性感。

忍不住,他俯身在她因气愤而微颤的唇瓣上允了允。

她的嘴上是不是涂了桂花蜜,怎么那么甜,比任何一次亲都甜,都软。

想浅尝辄止的,一沾上,却又不想放开了。

“你别......”她想抗拒,说话间,舌却被他灵巧的舌霸道地滑入。

小嘴里的迷津被他尝了个过瘾,更用力地亲吻她,逗弄她,让她的小舌和他的紧紧搅在一起。

【通知~】

明天上架啦,感谢大家的不弃之情,

码字不易,亲们,支持正版,给码字狗一个得以坚持下去的信念吧~

ps:如遇问题,请咨询页面下方的客服qq。再次感谢!

下一章
上一章| 加入书架 | 目录 | 首页
正在加载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