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要不要点一下右上角的···
然后再选择“用{浏览器}打开”
这样下次就不会找不到我们了。 不再显示这个提示

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心地善良万花徒

周美美跟随刘大海沿着下山的小道走了下去,在路口见到了一名尚在采药的女子。此刻她正自言自语:“这儿的景色别有一番风味,就是住着不方便,想找些纸墨都无处可寻,煮茶也无器具。幸好师父交代的不是什么大事,我可以四处走走。”

“喂紫晴姑娘。”刘大海远远地叫到。

“啊,刘大叔,这位姑娘是?”紫晴没见过周美美,当下问道。

“紫晴姐姐好,我叫周美美。”

“妹妹也好,你跟大海叔来找我有事?”紫晴问道。

刘大海说明了来意,紫晴微笑着说道:“之前的村民倒是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现在还是有很多村民接连受伤,我跟小月姑娘药都采不过来,正想去找村长要点人手呢。大海叔,周姑娘,我们一起我采凝血草吧,这东西附近就有不少,很容易找的,只是采摘起来比较费时,还要麻烦两位了。”

“不麻烦,不麻烦,紫晴姑娘救了这么多村民,大家感谢还来不及呢,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怎么会麻烦呢?再说这凝血草也是用来救人的。”刘大海连连摆手,示意不麻烦。

“姐姐叫我美美就好啦,我也叫你晴姐姐,好吗?”周美美笑道。

“好啊,美美。”紫晴对周美美也很有好感。

“那个……紫晴姑娘……我这……”刘大海走到一株凝血草前,想伸手采摘,又怕自己不懂,弄坏了药草,只得回身向紫晴询问,不过他那吞吞吐吐、抓耳挠腮的样子委实有些好笑。

“晴姐姐,这个凝血草要怎么采呢?”周美美倒是善解人意地替他问了出来,刘大海心中暗道:“真是个好孩子。”

“呵呵,我们就一起来采吧。”紫晴掩口轻笑,说着便来到刚才那一株凝血草前,她特意放满了采集的动作,好让二人看清。

周美美聪慧,刘大海也不笨,很快就在紫晴的示范下学会了采摘之法,三人分头找寻药物,很快就采了一些凝血草。

“呵呵,这么多应该够用好一阵子了,其实凝血草并非什么名贵药材,但是它有之血之用,治疗外伤时却是必不可少。”三人聚集起来,将采到的凝血草放在一起,已有几十株。

“不好了,紫晴姐姐,这边又发现几个人呢在野外受伤呢。”这时候,一个面带焦急之色的小姑娘跑了过来,说道。

“小月别慌,这边已经采好了药草,我们现在就回去救治村民们吧。”紫晴的镇定让这个叫小月的姑娘受到感染,她也不那么慌张了。

“这位姐姐,小月现在要帮紫晴姐姐配药了,你能帮我带句话给村长伯伯么?我爹爹说今晚想请他过来吃饭,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呢。”小月看向周美美。

“好啊,反正配药我帮不上忙,闲着也是闲着。”说着,便去找村长了。

来到村长家,周美美看见他正站在门口,满脸的忧愁之色。

“村长爷爷,小月说他爹爹今晚想请你过去吃饭,好像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呢。”

“晚上吃饭?有重要事情?老陈啥时候也变得这么神神秘秘了?先不说这个,今儿个白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呢,外边的山贼就像是疯了一样,唉……”

“那,村长爷爷?我回七秀找人来救稻香村吧!”周美美提了个。

“谢谢你了,小姑娘。可是这远水难救近火啊,等七秀的侠女们赶到,村子早就被夷为平地了,我还是去找李复先生求教吧。”于是,周美美扶着老迈得快要走不动路的村长找他口中的李复先生。

路上,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端了一盘肉拿给做稻香饼的老婆婆,又接过了老婆婆给他的一袋子稻香饼,走了开来。周美美目测了一下,那边正是在救治村民的小月和紫晴,她不由得会心一笑。(这一段跟我写的故事没联系,也不是什么伏笔,但我看见剑3里的这个任务就忍不住要把它写上来。虽然很有骗字数的嫌疑,但我觉得自己如果不写它,心里会少点什么)

来到靠近村口的一间民房前,见一白衣青年做在台阶上读书,身旁有位绿衣女子,她的心神似乎全都集中在读书的青年身上,而白衣青年也在全神贯注地读书,以至于二人皆未发现周美美和村长的到来。

“「军争第七」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交和而舍,莫难于军争。

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

军争为利,军争为危。举军而争利则不及,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是故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五十里而争利,则蹶上将军,其法半至;三十里而争利,则三分之二至。

是故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故不知诸侯之谋者,不能豫交;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掠乡分众,廓地分利,悬权而动。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

《军政》曰:“言不相闻,故为之金鼓;视不相见,故为之旌旗。”夫金鼓旌旗者,所以一民之耳目也。民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归师勿遏,围师遗阙,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李复读书读得投入,村长似乎对他很尊敬,也不愿打扰,不过周美美知道稻香村危在旦夕,她可是非常着急。

“你就是李复吧,不要再读啦!山贼要围攻稻香村了,快想象办法啊!”

“姑娘就是那个受伤的人?恢复得真是快,村长莫要着急,李复已有破敌之策,只是这方法要需要这位姑娘相助。这些日子山贼攻村甚急,大石那里的人手减员不少,现在正需要你这样的帮手,去村东南的路口那里看看吧,他正守在那里呢。”

“原来李复先生早已胸有成竹,那我就放心了,只是老朽这身体实在折腾不起,还请姑娘跑这一趟。”村长见李复那么自信,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再不复之前那愁眉苦脸的样子。

“包在我身上。”周美美拍着xiōng部,大包大揽下来。这个动作使得李复回头看了看身边绿衣女子的胸部,把后者看得小鹿乱撞,又羞又喜。

周美美找到王大石,说道:“请问你是王大石吗?我叫周美美,是李复先生叫来帮你的。”

“哦,是周姑娘啊,谢谢你了,我刚刚想到一个好办法,只是人手不够才没法实施,刚刚看见紫晴姑娘在救治一批伤员,等这些人稍微恢复点儿,就可以做些简单的岗哨工作了,那时我便能抽出人手给山贼一个狠狠的教训!咱们先去看看那些伤员的情况吧。”说着,便带上周美美去找紫晴。

来到伤员休息的地方,就见紫晴刚刚给最后一位伤员包扎好,小月跟刘大海也在一旁。

“紫晴姑娘,真是麻烦你了,这些人大概什么时候能行动自如呢?”王大石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大约半个时辰便能走动了,但是最好不要再参加激烈的战斗。”紫晴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姑娘,咱们就等半个时辰吧。”

“那个……紫晴还有一事相求。”紫晴这时候显得有些忸怩。

“哎,什么事呀晴姐姐?”周美美有些奇怪她的样子。

“是啊,紫晴姑娘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刘大海和王大石也说道。

“这次出来,师傅说果子狸身上隐藏着极大的危险,要我从这些小动物身上取些血液回万花研究,但是看着它们毛茸茸的样子实在可怕,你们能不嫩帮帮我?”紫晴说完便红了脸。

“额,我觉得外面那些果子狸很可爱啊。”周美美有些奇怪,紫晴怎么会怕娇小的果子狸。

“可,人家就是害怕嘛!”紫晴到底还是个花季少女,此时不免有些娇嗔。

“不过它们好可爱哦,杀掉取血也太可怜了,大海叔你有什么办法么?”周美美不忍心杀这些可爱的小动物。

“这,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去捉果子狸,它们肯定会挣扎,根本没法取血啊……等等,我去找乖乖问问看,她平日就跟动物们亲近,也许能有办法。”刘大海有些为难,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

“乖乖?这个名字有点熟哦……”周美美流露出思索之色。

“恩?周丫头听过这个名字?”刘大海奇道。

“啊,我想起来了,师傅叫我来稻香村,就是要接一位叫做林乖乖的师妹去七秀!”

“哈哈,那正好,我们一起去找乖乖。”

刘大海带着周美美来到一片竹林,便见一位身穿白衣的清秀少女盘膝坐在地上抚琴,旁边站着一位身穿道袍的青年,正在以箫和之。这位少女相貌并不出众,比周美美相差甚远,但是她似乎跟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给人宁静的感觉。

周美美只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山明水秀的世外桃源,而她正沉在湖泊里享受这片宁静,奇怪的是,自己明明被水包围,却没有窒息的感觉,也没有受到水压挤兑,只感觉到水的温柔。

“周丫头,醒醒。”刘大海拍了拍周美美。

“啊,这是……”醒来的周美美眼中闪过一丝骇然,她修炼七秀内功三年,不可谓不用功,然而面前之人仅凭音声就让她陷入幻境之中无法自拔,而且看他们仍投入于演奏中的样子,显然刚刚不是刻意为之。

“乖乖苦练音功已经好多年了,与她在一起的凤先生更是深不可测,修为不高者很容易被其音声所迷陷入幻境,所以很多村民都害怕他们,而他们也不在乎,自顾自地呆在这片竹林里。”刘大海解释道。

“哦。”周美美有些失落,眼前的少女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一些,可是二人的功力相差甚远,这对她是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两人说话的时候,凤非离和林乖乖也结束了演奏,朝着他们点了点头。

“大海叔,找我有事吗?”林乖乖手指不断做着玄奥的摆动,发出询问之声。

“呵呵,其实是这位来自七秀的周美美姑娘找你。”刘大海笑道。

“哦?这位姐姐找我有事?”

“这位就是林乖乖妹子?叫我美美就好啦,师傅让我来带你去七秀呢。”

“是这样啊,非离,可以和我一起去嘛?”林乖乖看了看身旁的凤非离,眼中露出一丝期盼。

“现在我武功练到一个瓶颈,正需要入红尘寻找机缘,陪你去江湖中走走也不错。”凤非离淡淡地笑道。

“额,这位是纯阳的道长吗?”周美美问道。

“我不是纯阳派的人,但与其有些渊源,你可以叫我寒蝉道人。”

“恩,我知道了,不过这次还要乖乖帮个忙呢。”周美美有些不好意思。

“是什么事呢?”林乖乖问道。

“嘿嘿,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周美美把取血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很容易。”说着便带众人来到果子狸经常出没的那片草地。

林乖乖招了招手,引来一只果子狸,一手抚摸着它,一手摆动着发出奇怪的声音。不一会儿,果子狸便伏下了身子。

“哇好神奇。”周美美眼睛里冒着小星星。

“来取血吧。”林乖乖说道。

“恩。”周美美也不磨蹭,拿出紫晴给的工具,很快便取了一管子血液。

林乖乖为果子狸上了药,接着拿出一些坚果,小家伙很高兴地抱走了。

如此这般,取了三只果子狸的血,众人来到紫晴面前。

“真是太感谢大家了,这下就可以回复师父啦,不过我看稻香村还是很危险的样子,就暂时留下来帮助大家吧,待击退山贼,我再回返师门。”

“真的吗?谢谢晴姐姐!”周美美高兴得蹦蹦跳跳,欢快的气息感染了所有人。

下一章
上一章| 加入书架 | 目录 | 首页
正在加载
下一章